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罗黄】深红

存个脑洞,有空再搭一下框架【。】

黄泉拎着两份外卖从店里走出来的时候,刚好下起了雨。这会儿傍晚六点,天全黑了,街上的霓虹灯在坑坑洼洼的积水里反着腻眼的光。

秋天的雨,说大不大。他把白色卫衣的兜帽盖上,大步往三条街后的别墅区走。

黑色低帮靴踩着零碎的雨,溅起一层水花,然后顿住了。

购物中心的大荧幕上闪烁两下,跳出一张女主持的脸。播音员从容地向苦境内的市民插播今天的第三则快讯。

“……上午9点,苦境东海岸鱼类异常死亡,经专家团队实地调查,初步判定为红区E6病毒感染所致。病毒研究所首席药如来称,E6病毒感染很容易与一般呼吸道疾病混淆,若患者高烧不退,应及时送医……”

黄泉仰头听了会儿,晃晃手里的外卖,想起来是皮蛋瘦肉粥,就接着往街后走。
在他右边的超市外面,营业员正把生鱼装进集装车,准备运往检疫中心焚毁。

雨虽然说不大,但也挺密集。等黄泉走进别墅区最里面的时候,长至腰部的白色马尾都泛起一层水光。

他伸出手,手腕在锁片上晃了晃,嵌在体内的芯片发出微弱亮光,院子门嘎吱一声打开了。

黄泉走到屋檐下,踩了几脚把鞋子上的水晃干,这才推门进了大厅。

大厅里亮着灯,金红长发的中年男人穿着整齐的衬衫西裤,踩着一双布拖鞋窝在沙发里看电视。

电视里的主持人温声道:“佛乡野生动物人工驯养繁殖初步形成规模产业,其中,鹿苑驯养梅花鹿31.8万头,占全苦境梅花鹿人工养殖总数三分之二……”

黄泉一手提着外卖盒,一手拿着毛巾擦头发,几步走到罗喉背后。

果不其然又是农业频道。

他见怪不怪地挑挑眉,把粥放到茶几上,“罗喉,你最近真是有够无聊。”

罗喉往沙发上靠了靠,摸了一把黄泉的发尾,“下雨了?”

黄泉嗯了一声,提着笔记本坐到沙发上,大咧咧把背对着罗喉,戴着手套的右手在键盘上迅速按了几下,左手探到地上打开保险箱。

黑色的狙击枪口从箱子里露出头,在昏黄灯光下闪着寒光,然后躺在黄泉手上。

像黑天鹅的脖颈,优雅地扬在半空中。

电视机里的话题已经从梅花鹿转到了萝卜浇水上,罗喉一手捧着保温杯,一手拿着遥控器,把音量调低。

黄泉背对着罗喉,一边噼里啪啦打字,一边咬着油条,含混不清道:“没事,你看你的。”

一只手忽然按在他的背部,黄泉身子一僵,继而想起来是在家里,就任由老人家一边擦他头发一边看农业致富经。

他认命地捞起箱子里的枪,手指在键盘上敲了最后一下,跳下沙发道:“冷吹血的消息,女戎今晚十二点会出门。”他抱起双臂,看着罗喉,道:“红区,西海岸。”

罗喉看了一眼电视上的萝卜秧子,沉着地答道:“你的想法?”他的声音很冷静,像是在问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黄泉有些头疼,他不得不出声提醒罗喉:“我的工作仅仅是负责你的安全。”然而事实上,他还负责了罗喉大部分的消息传递和紧急事务处理,还有,情人的工作。

工作量的增加永远让人不会有什么好脾气,尤其这段时间,他每晚开着电脑和狂屠冷吹血扯皮的时候,老人家安安稳稳端着保温杯,在他身后与世无争地看新闻联播。

一想到这儿,黄泉居高临下地盯住罗喉,努力让自己眼神看起来更兴致缺缺一点。

罗喉似乎笑了一声,抬起手,指了指笔记本电脑的屏幕。用于内部沟通的软件上,冷吹血的头像在跳动。

再过一分钟,无论发送与否,他们的所有聊天记录将自动销毁。

罗喉慢慢地说:“你对这些东西很感兴趣,也做得足够好。”

黄泉忽然觉得自己被看了个底朝天,他的后背瞬间僵住,犹如被天敌盯上的猎人。

“所以,”罗喉喝了口茶,道:“在我面前,你可以表现得更有野心。”

黄泉不置可否地转过身去,要往房间里走。背后的声音不依不饶地拦住了他的脚步,“黄泉,你的想法。”

他耸了耸肩,道:“找人把消息传给刀无极,他会乐意见女戎一面。三个月前,天下封刀的血清被劫走了大半,我不怀疑女戎这次出面,是为了出手上次的货物。”

“你不怀疑?”罗喉笑了笑,慢慢站起身来,红色的眼睛紧紧看住黄泉。

“……”黄泉沉默了一会儿,“或者说,她本来就想借此引出刀无极。”

“继续。”罗喉用很平和的语气,考量他的下一步想法。

罗喉比黄泉高,面对面的姿势让他有了一点压迫感。他咳了一声,道:“我们现在赶往西海岸,需要三个半小时。我会让冷吹血带人从东边撤出,他们将在两个小时以后完成部署。”

罗喉微微摇头,伸手拍了拍黄泉的肩,“胡闹。我需要提醒你,今晚的红区会有月潮。”

黄泉侧了侧头,声音里带着点儿刻意的挑衅,“不敢?武君休息得太久,已经忘了握枪的感觉了吗?”

罗喉充耳不闻,从他的身边走过。

对黄泉时常的挑衅,他视若不见,黄泉叹了口气坐回沙发,有种深深的挫败感。

不管怎么说,他的提议被否决了。现在他要和冷吹血联系,让他们所有人按兵不动。

罗喉穿着拖鞋,站在窗前,外面的雨还没有停,在玻璃上画出泥泞的痕迹。

黄泉打到第三个字的时候,忽然听见罗喉的声音,“去换一件衣服。”

他愣了一下,迅速关上电脑,拆开枪塞进保险箱,随手拿了一件沙发上的深色衬衣。

罗喉从窗边的衣帽架上拿下黑色的大衣,不紧不慢披上。

黄泉拎着保险箱,袖口的扣子难得全部扣好。他站在罗喉左后方,被他的阴影挡住了。

“走吧,去见见女戎。”罗喉背着手,金红色的长发披散在大衣上,并不沙哑的声音却总能让人的战斗意识一瞬间燃烧。

红区,西海岸,女戎,刀无极,月潮。

这些词语和罗喉的声音一起撞进黄泉的大脑,血液因为即将到来的战斗而沸腾起来。

屋外,乌云从东方滚滚而下。

评论(6)
热度(30)
© 夤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