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充满了低级趣味的人【】

唐真)江上笛

好像把白鹭洲和柳扶风搞混了、、、

*********

此刻秦川地界,忽地卷起好大风,滚着满地的雪,一团团扑在衣裳和脸上,把整个人都给冻得发僵。天边云色突地发沉,昏黄发黑,即将天塌地陷似的。唐笑之与沈南风两人背着风雪,颇为艰难弓着身子,牵着马在雪地上缓缓行走,刚踩上的脚印瞬间被大雪覆盖得无影无踪。

唐笑之僵着脸吐了口气,呼出的白色的气和雪扯在一起,脸被冰雪和头发抽得生疼,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巴蜀终年碧翠,哪里见过这样苍茫大雪,就连小白,也惊得忍不住叫唤,在雪里蹄子都发滑,差点摔到沟里去。

被这匹马这么一闹腾,唐笑之少不得用手勾紧了缰绳,顺势在手臂上多缠了几道。借着昏暗的天色,他勉强看清沈...

唐真 江上笛

回来填一铲子土……

填着填着应该也就快填平了…………


*******

大风呼呼从耳边刮过,飞雪与长风,冰山与老梅,他们两人的影子落在白茫茫大地里,如浮生倥偬、春秋淹忽。相对总无言。

沈南风仰首,雪光落在脸上,是一个清而远的迷梦。

冰雪的寒凉汹涌澎湃刺过皮肉,穿透了胸膛。

跨越千万年的冰川,带着狂风笼罩着整个世间,唯遮不住千丝万缕伤痛。

那句话,他曾经在梦里听过,可每每魂梦消时,他无法想也无法碰。

梦里那位富贵逼人的唐家公子站在三月三的暖阳下,说,道长,我相信你呀;

而今,万里冰雪中,唐笑之睁着一双黑不见底的眼睛,说,我信你,便是真的信你。

霎时间,风如利锥,痛得他再也站...

断更一段时间,_(´□`」 ∠)_

唐真(江上笛

天下有雪,胡天漫地绞成一气。

风利,雪冷,锋残,江湖白。

沈南风倚在风中,宽袖间深淘如浪,从天而望,黑衣的道士如嵌于天地间的一颗棋子,深如点墨。

天地为盘,谁堪执子?

又或言:此身凋零,宿命已薄。

轻轻扯了扯衣角,秦川的寒风里,骨头都锈成久未出鞘的剑,他垂了垂眼,说,“出来吧。”

有鹰欲飞,一身霜寒,冰雪间偶有怒鸣。

怒涛般的寒风里迎来一抹紫色的影子,姿态优美流丽,脚步一起一落间,浮动的贵艳如潮水漫涌而来,涨得人眼角发疼。

“唐公子,当日你曾问我,黄河道边,垂髫稚子,黄发老人,他们何罪之有。”沈南风眼神深而远,语气间没半分半毫犹疑,“我的回答,始终未曾变过。”

一蓬厚雪哗然从...

(唐真) 江上笛 (

来不及写了,接下来两天补上把没交代完的补上:。

终于把第一个圈写完了……疯狂砍剧情。


 真武山是整个江湖里最高的地方,只有那儿,才高得过欲望。

  于是芸芸众生都以为,青山上仙人不老,无欲无求,俯看红尘一梦,仰观大道三千。

  唐笑之第一次站在真武大殿里的时候,不过十岁。不知被多少人摸过的签筒古旧而光滑,带着无数人世间的眷念、痴迷和欲求。

  他踮着脚,心里想的全都是那位小小的道士。

  竹筒被轻轻一碰,翻到在案,一枚签子啪嗒坠落在地。他歪了歪头,想起门内师姐们叮嘱,这次前往真武山,好好修一修心,万万不能和门内一样,无法无天了。

  一个老人走到他面前,替他捡起了那枚纤长竹签...

(唐真) 江上笛

 ~复制过来格式好像就不太对,下半截的首行缩进没有了。

还是洗白大法好哇,可以开始洗刷刷刷


  如今已至夜半,江上雾气更浓,船上所有探灯一齐点亮,也不过朦胧看到远处起伏山峦。

  巴蜀唐门位于崇山峻岭之间,即便偶经风浪,也未曾步入大江广泽,更兼此处暗流涌动、礁石遍布,直让人心惊肉跳。

  若是平稳江河上,尚有人能指挥若定,可如今当口,唐笑之一时只能建议缓速航行。

  此时夜暗河黑,疏星碎漏,从岸上望去,只有浓雾间渗漏出半点朦胧灯光,时而往东,时而往西,飘忽不定。

  沈南风抬眼望去,江上灰蒙蒙、黑漆漆一片,影影绰绰,只余几点软红灯光,透过浓雾照来,如同几点在宣纸上晕开...

唐真) 江上笛

……琢磨一下怎么写……水战没写过嘿


日头渐垂,千里河堤,数点红灯,从船上看去,那些灯似在水畔起伏不定,宛如情人双目,温暖缠绵。

唐笑之在甲板随意走了几圈,觉得风有些冷,避开几名守夜弟子,小心翼翼从大船上跳到小船上,再翻到另一条船上。

窗舱里,巧烟儿瞪大一双乌溜溜眼睛,痴痴看着江畔红灯点点,听得脚步声,整个人都惊得几乎跳起,待到看清来人,习惯性扯着衣服不说话,把头给埋得越来越低。

如若不是青龙会,这无边江水,点点星灯,总有一盏是属于她和爹娘的吧。

唐笑之轻轻一拍她的肩,沛然真气轰然涌入,少女胸府内暖意流动,寒气皆消,心下更是感激。

唐笑之轻声笑道:“天太晚了,你该睡了。”

巧烟...

(唐真)江上笛

好像写乱了0-0 前面起太高现在抬不上去了,这就很抱歉了……我后面再努力努力。。

捋一捋0-0 第一次试这种写法,问题还是有点大呀。


 风越来越冷,往秦川的地界去,即便三四月的时节,也是阴风阵阵。更兼这一带水势险急,阴渠暗流不胜枚举,一旦遇上阴雨天气,则是湿霾大雾,终日不散。

  偶有几个渔民好心提点唐青容道:这一带水势湍急,你们又是高船深水,不如易道而行。

  唐青容扶着船舷,微微摇头。

  景德元年四月,秦川以西水域。

  此时正值黄昏,暮色深沉,悲风号呼,万里长河白茫茫,无边碎云乱纷纷。

  唐家的船队正鼓风破浪,行驶在落日下。宽大的甲板上站了一群唐家弟子,一...

(唐真) 江上 笛。 (。

回来更新了…………

长篇的短板还是暴露得非常明显,,,现在只能写到这种地步啦。感觉还是没写到预定调子的高度上去。sad  


“当”一声,光芒炸舞,震耳欲聋。

  黑夜里骤起银亮光华,天是黑的,风是静的,而这一刻,长河里奔涌的浪花迸溅成碎玉,黑沉的天空撕开夺目飞虹,流动的风在耳边交汇成狂舞的锦帛。

  所有的光从那枚精致的、冰冷的铁扇与长剑的交锋中迸散开。

  明月高升,夜空辽广,几点疏星浅浅。

  两人都后退了几步。

  沈南风瞥了一眼地上折腰的草,轻轻抬起脚,微微避了一避。

  如果不是他满手鲜血,不是前半夜生离死别,不是那浅滩上野火如昼,他简直就是一个悲天悯人,连一...

可以说是非常少女心了

唐真 江上笛 (好像标错了数字是14吗

虽然我自己看的时候也觉得有点过……

主要不知道从前文里能知道多少

总之终于把感情戏磨掉了还是比较痛苦的事啊。。


 一枚小小的太极。

  有些旧的一枚,比铜钱稍稍大一些的太极。被摩挲了太久,原本光滑反光的镜面都有些细碎的刻纹。

  不知道暗含了多少月夜细腻心思的,大大小小的,被风吹出来的细纹,像离人叹息时候眉头的一线忧愁。

  唐笑之捏着那枚太极,冰凉的触感叫他忍不住哆嗦一下。

  他能想象得出,这是挂在一顶细冠上的,随着线穗摇摆的太极。在那些细小圆润的珠串线穗的缝隙里,应该还有一双眼睛——看起来温和干净的,永远也不会有喜怒哀悲的一双眼睛。

  心府内的火与伤,穿过奇经八脉,...

唐真 江上笛 (12.。?

加班的日子,想起来楼下小食堂是双休……

改了一丢丢,加了点儿东西……

虽然大方向上还是一模一样…所以感觉看不看其实无所谓啦,更多的是插了点儿旗?…其他的内容没法改了,后面慢慢改吧。

辛苦各位看文的小天使


 一捧微凉的月光,唐笑之抬起头来,看天上圆月如昼,抖落万种风情,欲说还休。

  水市边寂静得荒凉,矮蓬、洼路,没有路人的索桥。

  又是这样……唐笑之眼角狂跳,手还未动,只听唐青容轻叱一声,身形就已错开。

  唐笑之只静静站着,无声无息,看着自己拿着扇子的那只手,手心里却已经沁着一层薄汗。

  他不是怕,但他也不敢。

  “师姐,你敢赌吗。”他抬起眼,看了看白日喧嚣的岸边...

唐真 江上笛 12

完全憋不住一颗想要剧透的心果然写这种剧情的东西写不到一半我自己就先憋不住了
可以说是非常完蛋了睡醒了一想才发现剧情漏写了后面的进行不下去了(゚Д゚≡゚Д゚)先想想怎么补救回来

远处群山都静默伫立,唐笑之眯着眼睛看天上滚烫的太阳,晚上那惨烈惊魂的一切,又如跗骨之蛆缠绕了上来。

滚烫的火、滚烫的烟,轰雷般的江水,还有江水上永远散不去的一缕笛声。

他静静地发呆,忽地抬起手,把半壶酒倾倒在滔滔江水中,酒线入河,都沉默在无边雪浪里。

半个月前,巴蜀卧龙谷边,沈南风倚在树边,山边风大,树上的花纷纷扬扬,也像雪一样。

如今大江上,长风浩荡,他的衣角猎猎飞扬,却再也回不到过去。

他仰起头,把剩下的半...

更大的问题还是在于怎么创造价值啊…从自己的工作中看不到我,真的是,非常失败了。
所以说要怎么办啊…做下去当然是可以…我看得到未来看得到薪水但是找不到自己
不是说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吧…而是怎么通过自己创造的价值获得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工作回报吧…
果然对于自我还是很在意很在意的。朋友说每个人都是为了一口饭也是很有道理的。每个人都有道理。非常头疼了。
状态太糟糕了,要想明白了才好呀。

(唐真)江上笛 (11.

屠版很尴尬啊。。。。这回是真的没时间写了。。。更的东西慢慢变短了。

……………………………………

  荒滩绝壁上,一个白色模糊的身影携一人飞掠而来,那人一头青丝起伏如浪,眉目如画,肌肤晶莹,端的是一个典雅高贵的女子。

  沈南风被她丢在乱石堆里,仰着脸,依稀看见那端庄秀丽的一张脸。

  百云轩眼睛清澈如二八年华的少女,临风而站,如天上仙子翩翩而立,只是满脸寒霜,略带煞气,叫人生出一点儿敬畏之心。

  沈南风此时周身剧痛如裂,混乱的真气此起彼伏,把他折腾个半死,此时动也懒得动,不顾地上的石头棱角锋利,磕着头和伤口,就地躺着,半天才缓过一口气,轻声道:多谢白姑娘援手。

  百云轩目光如...

(唐真)江上笛 (10)

  巧烟儿在床上呜呜咽咽地哭,把脸都湿透了,紧紧攥着那个娃娃,盯着窗外熊熊火光看,几乎把手都捏碎了。

  那边,唐青容一边护着几个低级弟子,一面强自镇定,周围几个人把她团作一团,要让她回船,唐青容热血几沸,怒道:“你们回去!”

  烈火四处燃烧,被砸得焦黑的镇民东倒西歪。浓烟滚滚顺着风从浅滩中飘到大江上,像一面巨大无比的白色旗帜。四处逃跑的镇民,有的在逃跑的过程中被砸落的石块火器掀到河里,有的被慢慢逼到角落,动也动不得。

  有浴血的唐家弟子看得心焦,冲进火圈里,一把抓了个人就要冲出。不料还没走出去,那镇民手一弯,刀光一闪,血雾喷散,把那唐门的手齐腕切断。

  唐青容远远一见,心胆俱裂...

(唐真)江上笛(9)

没什么时间更得慢一点儿这章太快出了点问题剧情下得太猛了。希望之后可以慢慢写……

大地图有点绝望……完全就是三个不同的季节,不造怎么写


………………………………………………………………………………………………………………

  

沿河的柳都长出一朵朵绿色的芽花出来,一朵朵浅嫩的杏花在枝头跳动得欢脱。

  再往前走个数十里,风景又是渐渐的不同,因靠着秦川太近,连风里都带了冰冷的气味。坚硬的土,有些刺骨的风,一路走过,倒是能见四季风景。

  唐青容咬了咬牙,把左臂上的绷带扯下。他们的船停在一处浅滩上,这个时节,正逢秦川高山冰雪融化,冷则冷矣,下游春江泛滥,水流平缓,倒是适合航行。

 ...

(唐真)江上笛 (7)

看到官方前两天发布的时间线,就很尴尬。(希望一切都是不存在的

打33头都被捶烂了,炖点东西。

lofter不要太敏感-0-不知道什么样程度的接受的了

毕竟还没有发车

——————

百云轩走进小小的楼里,灯光虽暗,但叫她心里觉得温暖。

连楼外绵绵高山,此刻也软了棱角,变得温和起来。

因为她瞧见了一个人,一个教她从心温暖到眼角的人。

白衣人的手拂过桌上青瓷的茶盏,带了三分笑意。

百云轩也在笑,她礼了一礼,道:“公子,沈南风杀了老十三。”

那位叫做老十三的沽酒人,劳心费力潜入巴蜀十载,在双月湾外饱饮风霜,死前仍睁着眼睛,眉角的皱纹都刻着不可置信的震惊。

公子羽伸手指了指桌上的杯...

(唐真)江上笛 (6)

唐笑之从小就转遍了巴蜀的每个角落。

双月湾皎皎霜晨,凌云壁浩浩山风,云来镇曼曼轻烟,碎星楼绵绵清华。

在他十岁那一年,从卧龙谷偷偷溜出去,走了两天两夜,走到双月湾。

那时候的天乌压压、黑漆漆。镇子里灯火闪烁,酒楼上欢笙曼舞,他抱着膝盖,一个人坐在墙角。沽酒的老人点了盏昏暗的马灯,挂在木桩上,风吹得那盏灯明明暗暗,下一刻就要熄了似的。

老人家给他打一壶水,说,谁家的孩子,半夜一个人在外边。又说,犯错了,也要回家。不会有人骂你的。

十年后,他站在满目风雨里,在淼淼春雨笼罩下,愈发显得远处青山含黛,身畔江水如烟。

寒风起,飞鸟散。

沈南风衣袂飞舞,倏然扑出,直奔唐笑之。

唐笑之手足剧...

【唐真】江上笛(五)

唐门pve的t4很帅气的啊
Ծ ̮ Ծ

唐青枫从屋子上掀开几张瓦,悄悄跳进暗房的时候,忍不住腹诽唐家喜欢把屋子修得太高的规矩。

屋子里黑漆漆的,没有半盏灯,依照唐家的规矩,说是眼不见六欲,最适合思过。

唐笑之坐在地上,还没习惯忽然漏下来的亮光,眯了眯眼睛,哎呀哎呀地歪歪头,“我真是越活越过去了,至少上次被关禁闭,偷偷来看我的还是师妹们。”

唐青枫不好意思地摸摸下巴,从身后拿出一壶酒递给他,“我上次离开巴蜀的时候,你在这儿思过,没想到过了一年,你还在暗房里。”

唐笑之笑得一脸和煦,说:“唐盟主上次偷溜回来,被李姑娘揪着耳朵拉回去,不知道这次回来,耳朵还疼不疼。”

唐...

(唐真)江上笛(四)

真武设定站里,笑道人下山是1004年的事……澶渊之盟签订的一年

也是萧太后率兵南下的一年…………

hua…感觉做素材还是挺棒的……虽然不会写这种,但是随便脑补还是很带感。

——————————————

桌上齐齐整整摆着雪芳斋的乳酪和糕饼,熏香太浓了,就连翩飞的纱帘也是香的。

唐笑之用两只手指仔细夹起梅花形状的点心,对纱帘后的人说,“道长再不出来,我这金屋藏娇的名头可要真的被落实了。”

八宝屏风上的影子动了动,白衣黑袍的人慢慢走了出来。清癯的影子投在半卷纱帘上,像一幅浅浅的江南水墨,晕在了巴蜀双月湾的小楼里。

他的眼光透过纱,越过屏风,落在了唐笑之的脸上。

唐笑之侧头微微一笑,眼...

(唐真)江上笛 (三)

天上的星星密密麻麻数不清,远处的山一层层像被染了厚重的墨,从这个角度往南看,唐家的楼高高伫立在这个天地间,像站了千年百年,并且永远也不会坍塌一样。

他知道,唐家的屋子高得看不到头,唐家的院子长得走不尽,那高而阔、深而远的建筑,那些面容精致的傀儡木偶,华丽珍贵的珊瑚珍珠,都在告诉整个武林,这儿是唐家,更是恢弘。

谁的声音嗡嗡响起来,“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不满意呢。”

于是所有人的眼睛都朝他看过来,问:你的血是唐门的血,你的骨头是唐门的骨头,你的心,在哪儿呢。

于是这巴蜀有名的浪荡公子在梦中顿时惊醒。

眼前是夜晚的巴山,山高了,人离天就好像很近。他坐在山顶一处石台前,头上连片瓦也没有,月...

(唐真)江上笛 二

唐笑之的靴子踩在软软的草上,风吹起细碎花瓣簌簌下落,沾在他紫金色的头巾上。扇子在手里晃了三下,上面画着浅墨色的几根竹子,微微刮过的风把他肩上垂着的几绺散发吹得更斜了点儿。

竹林里安静得连鸟叫唤的声音也没有,风吹得竹叶沙沙响动。一向鸟鸣花灿的巴蜀卧龙谷此刻寂静得像死去了一样,过了半晌,一道闷哑的声音从三丈外的树丛中传了过来:唐公子,请回。

唐笑之手中折扇倏然顿住,几点星红的花落在扇面上,他用手轻轻捡去,忽然悄无声息地笑了。

那几枚零星的软红,似乎在漫漫青山中烧起一片旺盛不熄的火原。

几道黑影从林子里缓缓走了过来,把树下两人包在一个圆里。为首一人拔出身后长剑,冷声道:蜀中唐门的手再长,可这...

(唐真)江上笛(一)


用的这张家谱不过感觉没什么很大的关系啦

天刀的设定写文还是有点儿麻烦感觉。。。希望唐门设定站早点儿能出啦

——————————————————————————————————

接生婆说,这孩子生下来就在笑,真是平生未见,是以唐家老太太给这孩子取了个名字,就叫做笑之。

唐笑之五岁的时候说,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不值得笑的。抱着他的师姐听那软软稠稠的声音说着小大人的话,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当时唐太岳在落满了梅花的院子里沏茶,茶壶中的水微微抖了几滴出来,继而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改天就报了老太太,说这孩子的心性,恐怕非大灾大难不得回转。如果他生在别的富贵人家,平安喜乐一辈子,是最好的,可他生在如...

我自山中来(下)

是温留*清和呀。


旧砖长廊,昏灯暗瓦,长街角落里的汤面铺子里支着一盏昏昏的油灯,星点儿大的捻子下一刻就要灭了似的。铺子前面早被烧成黑色的锅里热气翻腾着,卷着几块雪白的面疙瘩,行人来来往往,在低矮的屋子里和街道上穿梭,尽饮着这方天地中温吞的人间烟火。

人群间杂着一个高瘦的男子,雍雅的姿态,揉蓝的衫子,暗暗的光和阴影碰撞间可见他发间一点细幽簪子的微芒。

他不挑不拣,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向掌柜的道:两碗汤面,照常。

对面一个黄衫的汉子气呼呼地坐了下来,一拍案:我说了,我要吃肉,你听见了没有?你再不让我吃肉,我就要喝血了!他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尖得异于常人的牙齿。

蓝衣的男...

【乐夏】我自山中来 (中)

苦叶城南边的酒楼被笼在浓密的树荫下,矮矮的两层楼,斜斜飞出的檐角,四周的窗上都挂着青竹子编织起来的垂帘,映着楼里通亮的灯光,整座酒楼就像是一只巨大的,竹子编成的青色灯笼,轻飘飘立在地上。

酒楼的老板娘眼睛里像是含了阳春三月的桃花,娇媚又多情,她倚着柱子,怀里抱着白色的猫,有一句没一句地扯着话,“这苦叶城可是好多年没有来过生人了,还是让少爷亲自招待的生人,天上的神仙呢,多稀罕。”

她口中的两个人,正坐在酒楼最南边的角落里,掀开细细的帘子往外看。从楼上看过去,那喧嚣的街市和河道就像是飘在这座城池里晶亮的缎带,人们的笑声浮在这片灯光上,与远处漆黑沉睡的原野格格不入。

“失敬失敬,实在没有想到太...

我自山中来(上)

乐夏

三发完结,也可能是两发……

下更会有谢沈出没

苦叶城有个旧俗,每到年前的时候,家家户户门上都要挂上绿色的树叶。

这是很偏远的一座小小的城镇,灰色的石砖堆砌起城墙,上面插着几支旧旧的旗帜。冬天的雪还没有飘下来,可是脚下绵延的青石板路和洞开的城门已经在传递寒冷。

来自南方温暖水域的鲛人族三皇子,穿着一身灰色不起眼的衣裳,迎着最后一缕夕阳,慢慢踩着石板路走进了城。

这儿没有漫天的风沙和黄土夯起的屋墙,石砖大路,青瓦粉墙,城中种满了高大碧绿的树,河边的画舫上灯光烨烨,倒像是最繁华的春日江南夜景。

空气里是湿润的水汽,远处的灯一盏盏亮起来,街边挑针的老人提着板凳驼着背一步一步走回屋,...

1 2 3
© 夤诩 | Powered by LOFTER